Cover丨计划互联网体彩排列五高原反应:贵州大数据崛起之谜

干瞪眼 http://www.tjhthr.co 评论

马化腾从英国匆匆归来,直奔贵阳,他有一场重要演讲。 马云和李彦宏也来了,比他稍早前到。同时集齐BAT头号掌门太难,乌镇互联网大会算一回,深圳IT领袖峰会有过,但都屈指可数。 这次是在2017年5月底,他们同时出现在贵阳数博会现

马化腾从英国匆匆归来,直奔贵阳,他有一场重要演讲。

马云和李彦宏也来了,比他稍早前到。同时集齐BAT头号掌门太难,乌镇互联网大会算一回,深圳IT领袖峰会有过,但都屈指可数。

这次是在2017年5月底,他们同时出现在贵阳数博会现场。

马老师最先开讲。他以一贯布道者的姿态大谈数据的重要性,称大数据对传统制造业的冲击,将远超电子商务对零售业的冲击,甚至没有数据什么都不行。

李彦宏反对。他说,人工智能时代,数据就像能源和燃料,重要却不是根本,推动时代进步的是技术和创新。

他们各自演讲,没有直接对话,但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

“不懂技术的文科生与太懂技术的理科生的争辩。”最后出场的马化腾调侃。在他看来,人工智能更重要的是应用场景,或者称之为战场,通俗讲就是市场。

此情此景发生在北京、深圳或是杭州等城市,都不足为奇。这些地方是互联网的聚集地,科技与财富共举,人们习惯于谈论资本,被互联网包围。

但这里是贵阳,一个没有明显标签的城市,长期不被重视。BAT大佬却在此隔空对战。

有意思的是,一年后的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三巨头又都出现了。这里似乎成了一个他们不得不来的地方。他们甚至记得去年自己曾在这里讲过什么。

李彦宏开场便说,去年我在这个论坛上讲人工智能,其实外界有很多误解。

也许吧。但假如李彦宏在贵阳街头巷尾走一遭,那些平民百姓说不定都可以跟他谈上几句专业问题。类似的演讲,他们其中很多人听过不止一遍,两遍,三遍,而是无数遍。

就跟北京出租车司机喜欢跟乘客聊上几句国运前途,你从贵阳司机嘴里听到的多半是大数据。而且他会非常自信地说,“大数据,我们最牛。”

但要他们真正系统地解释一下,什么叫大数据?每个人大概讲得都不一样。当平民百姓谈论大数据,多半在谈自己以为的大数据。

这个神奇之地,互联网正在发生高原反应。

边缘存在

2010年,罗鹏从成都到贵阳出差,四五年没来,眼前的这座城市让他震惊,不是惊于巨变,而是完全看不到变化。过去十年的西部大开发,成都日新月异,这种反差让他印象深刻。

“当时突然有一个很朴素的想法,发展红利怎么也该轮到贵阳了吧?”8年后,罗鹏以货车帮CEO的身份向「蓝洞商业」回忆那段经历。

很快,罗鹏辞去四川一家网络设备公司执行副总裁的职位,到贵阳寻找机会。很多人觉得罗鹏简直疯了,在成都生活安逸,有房有车,贵阳有什么?或者问得更大点,贵州有什么?

贵州有茅台。因为常年供不应求,稀缺性导致茅台酒本身化身理财产品。如果你有购买渠道,屯个两箱,保赚不亏。

更神奇的是,贵州茅台带领中国白酒股,2017年全线飘红,是各大基金产品配置的首选。过去十年,这支股票的财务数据表现平稳,主业对利润率的贡献率接近100%。然而就在10月29日,贵州茅台居然开盘便一字跌停,整个白酒股全面沦陷。

贵州还有一张名片,老干妈。跟茅台酒的价高居奇不同,这家公司生产的辣椒酱价格平民化,大概是为数不多能填平南北饮食差异鸿沟的食品了。甚至美国奢侈品电商把老干妈视为尊贵调味品,今年9月,作为国潮品牌之一的老干妈登上2019春夏纽约时装周,95后时尚博主积极带货,画面一点都不违和。

老干妈还自带上头条的能力。“老干妈为什么坚决不上市?”“老干妈离上市还有多远?”每隔一段时间,类似的话题总能引发新一波的关注和讨论。媒体乐此不疲,好奇心不止。

这里产业不多,但偶尔也有惊喜。比如最近在北京各大商圈广受欢迎、很有腔调的西西弗书店,就是1993年从贵州遵义走出来的企业。官网介绍,目前西西弗在全国近60个城市有160余家实体连锁书店、160余家意式咖啡馆、超过350万活跃会员。

这家书店在2007年一度濒临危机,创始人薛野的姐夫金伟竹,现任西西弗书店董事长决定转型升级,走出贵州,把第一家店落在重庆。如今,重庆也是西西弗的总部。

但这几家能叫得出名来的公司,如同遗珠,散落四处,贵州一直没有哪个产业形成集群,更不要说掌握一定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省会城市贵阳,不用说产业特色乏味,就连生活在贵州的普通人都对这里没有核心认同感。与云南接壤的地方喜欢去昆明置业生活,贵州方言跟四川话很像,所以成都也吸引了大批人前往。

如果想创业做点事,最多的项目是开餐馆或卖服装。几乎没有别的可选择余地。

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过去5年却从边缘走到中心。因为互联网,因为大数据。彷佛一夜之间,这个西部相对落后地区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的新高地。

第一次站在世界面前

你知道目前贵州大数据企业数量是多少吗?

官方统计给出的口径是,8900多家,大数据产业规模总量则超过1100亿元。大数据成为贵州的最新标签,贵阳也成了“中国数谷”、“大数据之都”。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要属云上贵州。公开资料显示,这家大数据公司于2014年11月初在贵州贵安新区成立;2017年7月就成为苹果公司在中国大陆运营iCloud服务的唯一合作伙伴。半年后,中国内地的iCloud服务全部交由云上贵州公司负责运营。

不止如此。过去五年,贵阳引入大数据产业项目近300个,戴尔、谷歌、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华为等企业落户贵阳。贵阳也长出包括货车帮、白山云、数联铭品等一批互联网企业。

贵阳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4年贵阳软件及信息服务业收入仅为180亿元,2017年全市大数据企业主营业务收入达到817亿元,2018年的目标是1000亿元。

很难想象,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短短5年间的事。

2013年,贵阳决定构建大数据产业体系。这个决定并非拍脑袋产生。论贵州的自然条件,可以说是大数据的最佳温床。第一,温度适宜,尤其是夏季凉爽,有利于服务器安置与存放。第二,地质稳定,少发地震。第三,水电资源丰富,有便宜而稳定的电力供应。

这一年,陈刚调任贵阳市委书记。几年之后,陈刚成为雄安新区的一把手。

2014年,陈刚接受了凤凰卫视记者吴小莉的一个访谈。陈刚回忆,他到贵阳工作一个月后,回北京见柳传志和时代集团的王小兰,说想在贵阳建中关村贵阳科技园。二人反问他,这么高端的东西和这么落后的贵阳有什么关联?柳传志和王小兰到了贵阳考察后,从怀疑者变为支持者。

2013年7月,富士康决定在贵安新区投资建设第四代产业园。9月,贵阳与北京中关村共建中关村贵阳科技园。当年年底,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数据中心相继落户贵安新区。

柳传志是这样描述的,“由于抓住了创新驱动这个机遇,贵阳第一次与发达地区、发达城市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也是在这一年,作为招商项目,货车帮迁到贵阳,罗鹏也加入货车帮,任COO,后来成为公司CEO。2017年11月,货车帮与运满满合并为满帮。

2015年,贵阳首次举办数博会,马化腾到场。且此后的连续四年,从未缺席。BAT悉数支持。马化腾到贵阳,就有领导建议,腾讯应该在贵阳建一个数据中心。

今年5月,腾讯在贵州贵安建设的七星数据中心一期开始试运行。据马化腾介绍,数据中心位于两座山体之中,山洞温度较低,安全隐蔽,周边水电资源非常丰富,能够降低能耗,未来腾讯要把重要的数据存储在这里。

贵阳建设大数据产业的兴奋与热情,也有点中国刚刚接入世界互联网时的状态。

Cover丨计划互联网体彩排列五高原反应:贵州大数据崛起之谜

极速飞车_体彩排列五:Cover丨计划互联网体彩排列五高原反应:贵州大数据崛起之谜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