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中的 17位失名烈士之墓

干瞪眼 http://www.tjhthr.co 评论

(《党史博览》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喜德县烈士陵园中有一座烈士合葬墓,共合葬了17位1950年3月28日在冕山战斗中牺牲的解放军指战员。墓碑立于1959年9月20日。在解放军的战史上,因战斗激烈、战事紧张,牺牲烈士当时

(《党史博览》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请勿转载)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喜德县烈士陵园中有一座烈士合葬墓,共合葬了17位1950年3月28日在冕山战斗中牺牲的解放军指战员。墓碑立于1959年9月20日。在解放军的战史上,因战斗激烈、战事紧张,牺牲烈士当时被匆忙安葬,事后没有得到妥善安置而失名的烈士墓不止这一处。那么,喜德县的17位失名烈士背后的故事又是怎样的呢?

冕山战斗是国共两党在大陆最后一战——西昌战役中的一场战斗。冕山镇是第二野战军第15军44师132团和第一野战军第62军184师552团会师之地。这场战斗是误会战,就发生在第132团和第552团之间。这里,我们选择第132团的征战轨迹来追寻一位烈士的战斗历程。

在“算算八年账,比比三个天”活动中,王立君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1946年6月10日,河南林县(现林州市)三区坡底小庄的王振朝家中,洋溢着欢乐的气氛。王振朝的三儿子王立君应征入伍,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是年,王立君31岁,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在弟兄四个中文化程度最高。虽然年龄偏大,却是部队非常需要的兵员。

抗战胜利后,中共面对国内各阶层强烈要求和平的愿望,与国民党进行了一系列谈判,同时准备应对国民党可能发起的内战。林县是抗战时期的老根据地。1945年8月22日,中共林县县委书记谷景生在林县干部会议上说:“日本投降,这是我党坚持八年抗战、艰苦斗争的结果,要紧急动员起来,积极参军参战,收复大城市和铁路沿线,保卫胜利果实。”会后,林县开展了“算算八年账,比比三个天”活动。通过比较,广大群众清楚地认识到:日军来了,杀人放火,国破家亡;蒋介石掌权,逼租逼粮,没好时光;共产党来了,抗日救国,翻身解放。随后,林县人民掀起了参军的热潮。

王立君参军后,被分配到了太行军区第五军分区第48团2营4连。第48团前身为太行七分区的辉(县)获(嘉)独立营和辉县独立营。1945年8月4日,为适应对日军反攻形势的需要,以上两个营合编为辉县独立团。9月中旬,辉县独立团扩大为乙种团,改番号为太行军区第48团,归太行军区第五军分区建制。王立君参军时,第48团正配合主力转战于林县东姚、鹤壁集、水冶一带。

1946年7月20日,毛泽东发出“以自卫战争粉碎蒋介石的进攻”的指示。晋冀鲁豫军区为贯彻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要求所属的冀鲁豫、冀南、太行、太岳等军区以基干团升级,各组建两个独立旅,遂行机动作战任务。12月1日,太行军区奉令组建两个旅。其中以太行第四军分区的43团、45团,第五军分区的48团,组成太行军区独立第2旅,向守志为旅长。12月下旬,第43团、第48团先后抵达林县县城城南槐树池集结准备编旅。这里,距王立君的家仅10多公里。1947年2月4日,太行军区独立第2旅在林县县城城南沙河村正式组建。

独立第2旅组建后的2月7日,王立君所在的第48团就参加了汤西作战。随后,3月底开始的新乡外围作战、解放鹤壁、围歼国民党第二快速纵队、解放汤阴、围攻安阳,都有王立君及第48团指战员的身影。

1947年5月21日,太行区第三专署林县政府给王立君的父亲王振朝颁发了“军属证明书”。“军属证明书”上写道:“王振朝先生在此伟大爱国自卫战争中,其子自愿奔赴战场英勇杀敌,为群众服务,特发此证享受军属优待条例之待遇。”“军属证明书”上还注明,王立君的职务是第48团2营4连副班长。

在距离家仅1.5公里的合涧镇一家布店,王立君告别父母妻儿,踏上了南下的征程

1947年6月下旬,为配合刘邓大军突破黄河天险千里跃进大别山的战略行动,太行军区奉命发起道清线作战。独立第2旅受命攻打博爱县城。6月28日,正在山西省长治地区整训的独立第2旅奉令南下,主力部队经高平、晋城,于7月3日到达博爱城西。另一部分经林县南下,王立君就在其中。途经林县合涧镇时,他同闻讯赶来的妻子及年幼的儿子在镇上一家布店见了一面。当时,妻子带着儿子住在娘家,离合涧镇很近。当她从别人口中得知丈夫所在部队从这里经过时,立即带着儿子来同已一年未见的丈夫会面。参军之前,王立君已结婚成家。见到从未谋面才几个月大的儿子,他高兴得合不拢嘴。他说:“有了儿子,有了后代,我以后就是死在战场上也放心了。”短暂的会面后,带着对父母妻儿的无限眷恋,王立君踏上了南下的征程。

攻克博爱城后,独立第2旅进行了参加大反攻的形势、任务教育活动,《全力准备大反攻》《中共权威人士评当前时局》等新华社社论成为思想教育的主要内容。作为从豫北成长起来的独立第2旅,其绝大部分战士是这一带的农民,不愿离家乡、怕过黄河等思想在一些人身上有所表现。经过教育,这些人的顾虑得以解除。在驻地博爱县,王立君给家里写信告知了自己的近况。这封信没有留存下来,信件的内容现已无从得知。8月17日,家人给他回了信。在其家人保存至今的“太行邮政挂号收据第3334号收件人住址姓名”一栏中,写明了王立君当时所处位置:“清化县(即博爱县)王立君”。而8月17日,王立君已踏上南下的征程,不知这封信他是否收到。

是时,撤离延安后毛泽东率领的中共中央机关及解放军总部在陕北正面对着国民党胡宗南集团的重兵围堵,刘邓大军正在挺进大别山的路途中。为配合陕北与大别山的作战,7月27日,中央军委决定以晋冀鲁豫军区的第4纵队、第9纵队、第38军及太岳军区的第22旅等组建陈(赓)谢(富治)兵团,强渡黄河,挺进豫西,以减轻陕北和刘邓大军的压力。

8月15日,晋冀鲁豫野战军第9纵队在博爱县王卜昌召开了成立暨出征誓师大会。司令员秦基伟,政治委员黄镇,参谋长何正文,政治部主任谷景生。独立第2旅整编升级为第26旅,辖第76、第77、第78团。旅长向守志,政治委员余洪远。王立君所在的第48团改编为第78团。17日,第26旅从博爱苏家地区出发,战士们喊着“渡过黄河去,打响第一炮”的口号,向黄河边挺进。24日,第26旅从洛阳西北的关阳渡口顺利渡过黄河。

南渡黄河后,王立君所在的第26旅转战洛河、伊河流域。随后,挺进伏牛山东麓,攻克宝丰、叶县;参加破击平汉线,配合兄弟部队歼灭国民党整编第3师。这一系列战事,使第26旅全体干部战士“对毛主席‘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指示的认识,有进一步的提高”,全体指战员“情绪高昂,斗志更加旺盛”。

秦基伟晚年说:“形象地说,如果把刘邓千里跃进大别山比喻成给蒋介石当胸一拳,那么陈谢集团突破黄河天险,就好比是朝蒋介石肋骨上又踹一脚。”

在各界群众的热烈欢迎中,王立君和战友们精神饱满地走进了郑州城

大凉山中的 17位失名烈士之墓

极速飞车_体彩排列五:大凉山中的 17位失名烈士之墓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