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体彩排列五英译品读 (十一)

打鱼网站 http://www.tjhthr.co 评论

2015年7月, 《光明日报》刊登了一篇报道,标题是“林语堂英译《红楼梦》原稿在日本被发现”。报道一经刊出,立刻引起红学界和翻译界的广泛关注。 林语堂 林语堂真的翻译过《红楼梦》吗?原来,事情是这样的:2014年,南开大学的一位从事《红楼梦》日文翻

2015年7月, 《光明日报》刊登了一篇报道,标题是“林语堂英译《红楼梦》原稿在日本被发现”。报道一经刊出,立刻引起红学界和翻译界的广泛关注。

《红楼梦》体彩排列五英译品读 (十一)

林语堂

林语堂真的翻译过《红楼梦》吗?原来,事情是这样的:2014年,南开大学的一位从事《红楼梦》日文翻译研究的博士从资料中了解到,1973年,日本翻译家佐藤亮一曾收到林语堂寄给他的《红楼梦》英译原稿,并在几个月后又收到了修改稿。佐藤亮一将林语堂英译《红楼梦》转译成日文并于1983年在日本出版。顺着这条线索,几经辗转,这位南开的博士终于在日本的一家图书馆看到了这份珍贵的原稿,包括林语堂的解说、序章以及64章译文。林语堂的英译不是完整翻译,而是对《红楼梦》全本120回的编译。


原稿用打字机单面打印,共859页,厚约9cm。稿纸上有林语堂在不同时期用黑、蓝、红笔对稿件所作的大量修改笔记,还有两页英文手写稿。原稿的第一页是《红楼梦》的英文书名“The Red Chamber Dream”;书名下是副标题“A Novel of a Chinese Family”(一部中国家族的小说),并注明“By Tsao Hsueh-chin(曹雪芹著)”、“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Lin Yutang(林语堂译、编)”。


为什么林语堂翻译了《红楼梦》,自己不出版,却又拐了一个弯儿,让一位日本学者译成日文出版呢?林语堂和佐藤亮一均已仙逝,他们当时的想法和约定我们已经无从知晓,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林语堂一生挚爱《红楼梦》,曹雪芹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作家。


上世纪初,林语堂从圣约翰大学毕业到清华大学任教。初到北京,他发觉自己因为上教会学校,把国文忽略了,“结果是中文仅仅半通”(千万别误会,林语堂的“半通”也比今天那些自诩“全通”的人通得多)。为此,他开始在中文上下功夫:“首先,我看《红楼梦》,借此学北京话。袭人和晴雯的语言之美,使多少想写白话的中国人感到脸上无光。”


在My Country and My People(《吾国吾民》)一书中,林语堂是这样向外国读者介绍《红楼梦》的:


I regard the Red Chamber Dream as one of the world's masterpieces. Its character-drawing, its deep and rich humanity, its perfect finish of style and its story entitle it to that. Its characters live, more real and more familiar to us than our living friends, and each speaks an accent which we can recognize. 


林语堂认为《红楼梦》人物鲜活,展现了深刻而丰富的人性,加之完美的风格和动人的故事,完全当得起世界级名著的称号。小说中的人物比我们身边的朋友还要真实和熟悉,我们甚至能够分辨出他们讲话的口音和腔调。


林语堂对《红楼梦》中的人物也有极富个人色彩的分析:


Taiyu and Paots'a have become the nation's sweethearts, and a number of other types are there, too: the impetuous Ch'ingwen, the feminine Hsijen, the romantic Hsiangyun, the womanly T'anch'un, the garrulous Fengchieh, the talented Miaoyu, all there for one to settle one's choice upon, each representing a different type. The easiest way to find out a Chinaman's temperament is to ask him whether he likes Taiyu more or Paots'a more. If he prefers Taiyu, he is an idealist, and if he prefers Paots'a, he is a realist. If he likes Ch'ingwen, he will probably become a good writer, and if he likes Hsiangyun, he should equally admire Li Po's poetry. 


在林语堂看来,《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和薛宝钗属于大众情人,此外,还有性情刚烈的晴雯,女人味十足的袭人,浪漫的湘云,能说会道的凤姐,才情过人的妙玉.....每一名读者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物。


选择喜欢的人物倒也罢了,林语堂还能据此来判断人的性情。如果一个人喜欢黛玉,他就是理想主义者,如果他喜欢宝钗,那就是现实主义者。这种判断方法简单易行,但未必准确。按照这个逻辑,如果两个都喜欢,那就是“理想的现实主义者”,或者是“现实的理想主义者”;但如果两个都不喜欢,那这个人可就不好办了,neither here nor there, 必是个缺乏个性,寡淡无味之人!当然,林语堂是用最为简捷的语言和方法向外国人介绍《红楼梦》,这样可能更容易为西方读者所接受,我们也不必过于较真儿。


林语堂在《红楼梦》上是下了大功夫的。1943年出版的《无所不谈合集》中,关于《红楼梦》的专题论文就有十二篇之多。如:《说晴雯的头发兼论红楼梦后四十回》、《续论红楼后四十回问题》、《说高鹗手定的红楼梦稿》、《红楼梦人物年龄与考证》、《新发现曹雪芹订百二十回红楼梦本》、《再论红楼百二十回本》、《平心论高鹗》等。此外,他还单独翻译并发表了林黛玉的《葬花吟》。我想这些应该是林语堂为翻译《红楼梦》所做的准备。

《红楼梦》体彩排列五英译品读 (十一)


知道林语堂翻译了《红楼梦》,却看不到英译本,很是遗憾,那就先看看他翻译的《葬花吟》吧。


黛玉的《葬花吟》是一首长古,七言为主,对仗、平仄和押韵的要求不似七律诗那样严格,但由于篇幅较长,更易于叙事和抒情。林语堂没有拘泥于字句,而是采用了意译的方式,还原了原诗的缠绵伤感的情绪。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FLY, FLY, ye faded and broken dreams

Of fragrance, for the spring is gone!

Behold the gossamer entwine the screens,

And wandering catkins kiss the stone.


一个fly不够,林语堂连用了两个fly,  来对应原诗中的“飞满天”,把“红消香断”译成faded and broken dreams of fragrance, 意思是“春花残梦”,“有谁怜”三字没有翻译,代之以for spring is gone(因为春天已经过去)。faded, broken, gone,  一句话里三个很无奈的过去分词叠加在一起,向读者传递了暮春的气氛。太多伤感,太多无奈,仿佛李后主的“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香榭”和“绣帘”,林语堂没有直译,用了screens和stone, 回避了外国读者不易明白的fragrant pavilion 和 embroidered curtain, 也使译文不至于太冗长,影响诗的形态结构,最后的stone还能与前面的gone押韵。


第二节中“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林语堂翻译得最见功力:


Here comes the maiden from out her chamber door,

Whose secret no one shall share.


《红楼梦》体彩排列五英译品读 (十一)

极速飞车_体彩排列五:《红楼梦》体彩排列五英译品读 (十一)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